When you look long into an abyss,the abyss looks into you.——Nietzsche
  • 2010-05-29 | 世界JQ。~

    我发现很多事情都能戳到我的笑点~╮(╯▽╰)╭

    最近和一个阿梅家的叔相谈甚欢,于是某次他敲我MSN的时候,我跟他讲我正在为同人本写文章,他就问写什么内容的,我就很自然的说写关于露露的,没想到他很快的就回了一句:F/*/C/K R/U/S/S/I/A。我在电脑屏幕前愣住了(⊙o⊙)……

    好吧这位和蔼可亲(大概)的叔跟我咵天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脏话什么的(没机会?),没想到。。。=w=

    然后他又很快的道歉,他讨厌那里很冷。(显然这不是真实的想法╮(╯▽╰)╭~)

    不过还是很有乐趣啊不是咩!

  • 不想写不想动不想思考。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烦。不是烦躁,也不是想跟别人吵架。

    感觉脑袋都被糊住了。

    拖了近一个月的影评还没交,即使腹稿已经打的烂熟。

    就是不想写。

    PB相册又不能外链了。博客里面又有一大堆照片显示不出来。

    真想呆在家里。不想动。

    每天唯一的兴致就是收Eivind的邮件。

    虽然他远在挪威,而且还很忙。不过聊聊生活聊聊电影什么的还是很开心。

    不想思考。

    每天看着那些混蛋就翻了无数次白眼。

    每天七点差一刻出门,晚上将近九点回家。

    找点乐子。

    每天看看美剧,也很爽=w=

     

    套用老妈最近特喜欢的一首歌的歌名。《给心放个假》。

    如果这样就好了。

  • 2010-02-23 | ArcMi的身边。

  • 首先……第一轮所谓的联考结束了。其实就是武汉中学自欺欺人。省重点高中没有邀请武汉中学参加联考,武汉中学在明知2月2日有调考的情况下向联考的学校要来了27日~29日联考的卷子然后给我们考。

    考的范围不一样。两场大考之间完全没有老师讲习的时间。

    抄袭的风生水起,风起云涌。手机震动声此起彼伏,仍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点到为止。对于一个曾经也做小抄、也找别人要答案的家伙,现在因为胆子小、想做坏人做不成,只好乖乖做回良民的我对那些人也无话可说。

    简单来说,这三天就是一场闹剧。虽然我努力告诉自己,权当是做了三天的练习,可是对于一个不是很正直、成绩不太好、才做回好人的我来说,真的很累。特别的想逃避。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真的好想到山里住几个月。

    眼见着那些每天擦着廉价化妆品,脚踩廉价铆丁高筒皮靴,手提山寨LU包包的廉价品们抄啊抄的抄到自己前面去,即使我拼命告诉自己:她们高考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都抄不来的、以后她们会付出相应代价,可是现在呢?我也只能忍耐了。

    自从去年九月我到了这个班,我见到了太多、看到了太多。虽然只是社会的冰山一角,可是足以让我惊讶了。

    庆幸的是,这个不能称之为班、连团队都不算的十一班,把我这个又懒又胆小的笨蛋磨得有点小勤奋,也让我看明白了很多东西。

    现在真的很怀念以前每周六去湖工排练的日子。如果没有那一段日子,恐怕我会忘记什么是团队和集体荣誉感。

    近几日我陆续得知在两个吊车尾班里准备明年此时考传媒的人已经有十余人。很正经的说,我的压力真的很大。

    不过从某种方面来想,我的压力其实也还好。因为我真正的竞争对手只有在次快班的姐。其他人对于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首先,从专业的选择上,她们or他们选的是播音,据我所知只有我一个人选的是编导。其实对于学编导的人来说,播音和表演到时候都可以去考,所以我这个学编导的搞定班上那些只会廉价打扮的“播音党”,绰绰有余。哦对了,不能小视唐十九。

    老姐啊……像她这样的人才,咱甘拜下风,输了也不丢脸。真正认真搞传媒专业的人我都敬佩。

    不过说到编导专业,咱一定要插一句……咱亲爱的小呆也是学这个的!虽然在露露家叫“编剧导演艺术系”,不过我感觉好像和国内的“广播电视编导”是一样的。(小呆是圣彼得堡国立文化艺术大学的><。)看到小呆又会唱歌又会写歌又会编曲又会摄影又会录音又会后期又会小说创作又擅长演戏,简直太厉害啦~虽然除了前面三个以外,其他的都在本人目前学习范围之内,但是还是觉得格外有爱XD,我还仍需努力呀~~~

    >>>>>

    至于2010年的计划,我已经在内心酝酿多日啦。

    在cos方面,本人已经圆满了,不想再上台,不想再出风头了(压根就没机会出风头…)。而且又因为很长时间没有看新番(差不多从APH开始放之后的新番统统都没看),也不想去看,不会再有一个角色比伊万更让我爱啦!

    二月寒假的时候搞定子露外景。

    今年的重心放在专业上。班上&隔壁班的那些家伙,就等着我赢过你们吧。

    单反入手有望。今年也要认真鼓捣单反。终于摆脱掉卡片机的人生太爽利了!我认为作为一个写文章+搞编导的人,连镜头感都没有就太没用了……(关于单反,初步决定买尼康D5000套机和55-200MM镜头。)

    全年的业余重心统统放在《伊戈尔之歌》的宣传策划上面。虽然这么说,自己的文章还完全没有动笔啊TUT!!!(泪目)

    今年暑假无论如何也要去世博会。这是执念。

  • 坐落于武昌昙华林的融园咖啡店。

    远远的就听到风铃的声音。

     昙华林特一号(原教士公寓)。名片上是这样印着的。

    • 无意中逛到昙华林时发现的好地方,很适合外景^^

     色彩涂鸦感十足的招牌,我当时去的时候营业时间标的是10点~24点。

    前台。很漂亮的说!那天拍的时候天气不咋地的说…

    进门之后左右边都有小房间。简约的家居设计。三张桌子,各配有三张软垫椅子。

    西瓜红的桌布给冬日前来裹得紧紧的咖啡客添了一缕夏阳。

    啊啊好喜欢忍不住多拍了几张……

    因为当时去的很急(中午吃饭的时间啊…),所以没有去2楼,2楼想必更加美好=v=。

    在天气暖和的时候店主还会把木桌木凳摆在外面,还会撑起大大的阳伞。

    此时我恨死我的卡片机的广角太OOXX……单反啊单反好想要单反TUT

    始建于1920.

    意外发现的一个大囧。=-=||||

  • 前几日大巴刚刚恢复,现在巴巴变又不允许免费用户外链了。博显得异常凄凉……哎。那么多图片,难道要我一张张的全部挖出来然后一张张全部上传到Flickr再然后一张张的换链接?

    够了。

    实在不行再搬家。懒得折腾了。

  • 2009-12-31 | 饕餮大家族。

  • 2009-11-21 | ArcMi的身边。

    一直以来,我对湾湾都不是特别的有爱。

    但是某天,在参考消息中有关于台湾的版面里,看到龙应台的新书中的一句话:【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上了船,就是一生。】

    于是,我在书店、淘宝等等一切可以买到书的地方去询问这本书。而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因为这本书在大陆被禁。

    后来,费了很大的劲,找到了一位台湾朋友让她帮忙带一本。同时让她把龙应台的《目送》、《人在欧洲》也捎给我。

    过了近一个月,这本书终于到了我手中。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从那时起,我触摸着海峡那头一整代人,隐忍不言的伤。